主管:中共渠縣縣委 主辦:中共渠縣縣委宣傳部 網站熱線:0818-7204697 QQ在線留言 繁體中文 投稿郵箱:qx818.com@163.com
最頂右小廣告
最新文章:  

您現在的位置:渠縣新聞網 >> 新聞中心 >> 社會民生
30分鐘燙爛軍靴 高溫致臉、唇龜裂滲血
渠縣11名愛心志愿者救援西昌火災平安歸來

作者:田乙斯 來源:達州日報網 發布時間:2020年04月08日 點擊數:

  “我們回來之前,那邊明火已完全撲滅,余火基本撲滅,完成任務平安歸來。”4月4日,日前出發西昌瀘山支援滅火的11名愛心志愿者平安回到渠縣,因為長時間處于熱浪襲人的灰燼中,臉部、嘴唇、耳朵破皮滲血,手、腳上全是血泡,被樹枝戳傷的痕跡清晰可見的志愿者們露出了微笑。

  西昌大火 凌晨緊急集結

  3月30日15時,四川涼山州西昌市突發森林火災,火勢向瀘山景區方向迅速蔓延,大量濃煙順風飄進西昌城區……渠縣愛心志愿者協會會長、愛心救援隊隊長趙忠看到此條消息后,心中一緊。

  “西昌大火牽動著所有人的心,現形勢嚴峻,協會決定出發前往西昌支援,請有時間的隊友和有滅火經驗的隊友報名參加……”3月30日,察覺到事態嚴重性的趙忠緊急聯系瀘山救援力量協商救援事宜,隨后在協會群內發出緊急出勤通知,志愿者們紛紛響應。

  考慮到當地救援隊伍夜以繼日工作肯定十分疲憊,3月31日,協會采購了一批紅牛、牛奶等功能性飲品和葡萄糖、藿香正氣水等急救藥品準備捐給前線救援隊伍。4月1日凌晨1時許,集結完畢的趙忠、張小飛、顏朋、文建博、廖華、熊義軍、萬吉強、李國川、陶路、魏小龍和戴倚鋒3車11人踏上遠赴瀘山的征途。“我們一定會等到火情結束后才會離開。”趙忠告訴記者,志愿者們意志堅定。

  1日12時許,志愿者一行到達瀘山火災附近時,陣陣熱浪撲面而來,漫山遍野燃燒過后的灰燼,可見的火苗在樹上張牙舞爪。他們當即與當地由森林消防、消防救援、武警、專業撲火隊及民兵組成的救援力量對接,迅速為其分發提前準備的物資,根據相關部署,11人人手一鐵鏟、電鋸、水桶、噴霧器便同當地救援力量向山上出發,滿山巡查,撲滅起火點。

  濕帕醒神 奮戰30小時

  據趙忠介紹,起火點的公路對面就是一座有4個油罐、儲備著2萬升燃油的中國石油加油站,情形十分危險。起火處山林十分陡峭,角度大于50度,坡上車輛無法通行,100余米的山坡,要爬行半小時左右。滅火的水只能靠肩抬背扛,一邊護著20斤的水壺,一邊要用手拉著樹往上爬,燒焦的樹枝散發著余溫奇形怪狀像攔路虎一樣存在,燒焦的地面灰燼看似干燥踩下去卻濕滑泥濘,前行十分艱難,稍有不慎就會從山坡滾落發生危險。

  “11人分作兩組,一組送水,一組滅火。”趙忠介紹,雖然該協會每年會進行森林救火演習,但是實戰起來才知道天差地別。

  一處燒焦的樹樁,樹徑大的有50cm。需要用鏟子將該樹木連根拔起,再將外面燒焦碳化冒煙的部分用鏟子剝離,剝離后用攜帶的噴霧器(水壺)進行噴灑,待煙霧熄滅后,進行掩埋,一處余火才算正式熄滅,需要20分鐘左右。“因為碳化冒煙的樹木,風一吹可能又會引燃其他樹木。碰上胳膊粗的小樹燒焦了,需先要用鋸子鋸斷樹,將冒煙有余火的地方進行剝離,澆濕,掩埋。”副會長、副隊長張小飛介紹,聽起來只是“滅余火”感覺“威力不大”,但卻十分耗時費勁。

  “現場路況復雜險峻,火情復雜,也有山火復燃的可能,大家只想滅火。”在奮力搶救的過程中,張小飛左手食指中指被山上的尖銳樹枝刺破,鮮血突突往外冒。“沒時間考慮其他,我們隊員的身上小傷不斷,手、腳全是泡,身上、臉上都是被樹枝劃傷的傷口,礦泉水沖一下就好了,呵呵。”

  “第一天是最艱難的,又餓又累又困。”張小飛告訴記者,志愿者們第一天休息時已是1日下午6時許,距離他們上一次休息已過了30余小時,困了就用隨身攜帶的帕子打濕水搽臉后,大喊一聲給自己醒神或席地而坐休息一下。

  高溫現場 30分鐘烤爛靴

  4月2日早上6時許,修整過后的志愿者們接到通知,1日晚瀘山新產生3公里的火線并向山下蔓延,火舌隨時可能蔓延至加油站,岌岌可危,各方力量已連夜阻截。當前,瀘山正面火線光福寺至臥云山莊仍有300米火線。按照相關部署,渠縣志愿者負責在光福寺附近進行明火撲滅,清理余火。

  2日6時40分,在多方救援力量的通力合作下,山火向加油站蔓延之勢被成功阻斷,明火基本熄滅。截至2日12時01分,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明火已撲滅,轉入清煙點、守余火、嚴防死灰復燃階段。

  “2日,起過明火的這些地面溫度太高了!可能有五六十度,我們出勤都是穿牛皮高幫軍靴,上山半個小時鞋子烤爛。”廖華告訴記者,“我們滅火時發現對面不遠處燒起來了,我就和一個隊友跑過去,水沒帶夠,只能用鏟子捶、敲燃燒的泥巴。因為那一片樹木都燒焦了落在地面上形成熱浪十分燙人,風從下往上吹,煙塵四溢,我們用毛巾打濕水捂住自己的口鼻,溫度太高了,人站在上面基本上受不了,我和隊友的靴子因此燙裂了。”志愿者一邊撲明火,一邊通知當地救援力量,最后通力協作用灑水車把明火撲滅。

  “不停地奔走背水上山一天往返20余次、鏟樹埋掉十分消耗體力。”趙忠告訴記者,實在累得不行,大家在山頭附近的平地上以天為被地為床席地而睡。回到休息處時,滿臉、滿手、滿身全是黑煙粉塵,“只能看到兩個眼仁是白的。”張小飛告訴記者,由于長時間處于高溫烘烤中,隊員們的臉龐、耳朵、嘴唇全部被烤干開裂滲血,“下次去救火,怕是要帶點面膜每天補補水才行了。”4月3日上午,該地余火基本被清理后,當地救援力量進行善后工作,1時許志愿者們踏上了返鄉的路途。(田乙斯)
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復制文章】【打印文章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欧美14一18tom_free欧美高清猪马牛 29a.ch_欧美做人爱c视频在线版